蒲城县发现疑似杨虎城将军“拜把子”契书

杨虎城将军与韩寅生、孙辅丞立的《金兰同契》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讯 日前,蒲城县一当地史喜好者展示了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与韩寅生、孙辅丞“拜把子”的《金兰同契》,为研讨杨虎城将军革命思维提供了一份珍贵的什物史料。

    义结金兰,民间俗称“拜把子”“结拜弟兄”,是两个或两个以上无血缘关系的人,为了一同的抱负、利益或方针,通过契约方式结成的盟约关系,《金兰同契》便是这种盟约行为的文书凭据。

    这份契书为红纸册页,长72厘米,宽22厘米。右端封面有图案,纸略薄。因为时代久远,已近残断。谱文为毛笔书写,落款时间为民国六年四月。谱文内容由蒙浚生撰写,内容为“杨夫虎城倾盖,宣尼曾面以抒诚;谢览湛兰,梁武乃倾心而折节。立难支,惠施之测交有术矣。兹者共和启运,大地交通,以对等之胸,尽同胞之情。奈世险恶,不忘天日之盟言,是为启。”

    落款三人分别按各自出生年月排序,韩寅生居长为大哥,杨虎城居次为二哥,孙辅丞最小为三弟。据了解,三人“拜把子”一事在各种杨虎城将军列传及蒲城当地史猜中未见记载。韩、孙均通过杨虎城走上革命路途,在有关蒙浚生回忆录及孙辅丞自传中均有文字可证。

    契书现在的保藏者系蒲城县信用联社职工权斌,业余喜好古典文学,收集当地文献史料,曾参加整理乾隆、光绪年间《蒲城县志》,校注《蒲城文献征录》。他说,这份契书是2018年下半年在一收古旧书本的商贩家中发现的,商贩称十年前从蒲城孙镇一教书先生家中收得,而孙镇正是杨虎城将军的故土。商贩收到契书后,一直用玻璃板压在一个古旧桌上,直到被权斌发现。

    关于这份《金兰同契》,蒲城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党忠社认为:“从文字内容上看,这是杨虎城将军手持的那份。它若是真实的,那将丰厚将军早年从事革命活动的研讨资料,有助于对将军全面知道:第一,填补了《杨虎城年谱》等资料关于将军1917年前半年活动记载的空白。第二,提供了蒙浚生与将军亦师亦友关系在前期的状况。第三,这是现在见到的将军改名字‘虎臣’为‘虎城’的最早记载。第四,这是解释将军与韩、孙二情面胜手足关系的一个有力证据。”

    蒲城县政协委员周振龙说:“这份契书的发现,填补了此阶段杨虎城将军研讨的空白,对进一步了解民国年间诸人在关中风起云涌的世态中从结义走向革命路途有重要的意义。”

    文/图 记者石俊荣 通讯员杨海涛

来历: 修改:雷莹

相关阅读